關於我們 | 新聞中心 | 聯絡我們 |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() | 我的HKTDC |
English 简体
Save As PDF 列印本頁
QQ空間

虛擬生產鏈及數碼服裝成為新興潮流

據Sourcing服裝供應鏈展覽會的參展商表示,數碼化將顛覆時裝界,例如流動應用程式勢將令生產鏈有所升級,而許多高級時裝的生產工序將全面虛擬化,並成為新常態。

照片: 網上造型遊戲Covet Fashion去年的營業額超過5,300萬美元。
網上造型遊戲Covet Fashion去年的營業額超過5,300萬美元。
照片: 網上造型遊戲Covet Fashion去年的營業額超過5,300萬美元。
網上造型遊戲Covet Fashion去年的營業額超過5,300萬美元。

在這項服裝供應鏈展覽會上,Zilingo公司的展攤布置平平無奇,若只憑這點判斷,很難想像該公司將會成為一家獨角獸企業,即市值逾10億美元的私營初創企業。Zilingo是新加坡一個電子商貿平台,即使業內其他眾多企業相繼倒閉,卻能走上高峰,躋身獨角獸行列,箇中原因應由該公司策略主管Billy Naveed解釋。

他概述Zilingo的使命:「基本上,我們正把時裝供應鏈數碼化。之前我們對時裝業審視了一番,明白到業界完全是各自為政。因此,我們與全球約4,000家採購夥伴合作,把他們的人力資源系統、物流應用程式編程介面及廠房內整個運作系統統一起來,成為一個應用程式。

「從多方面來說,這個平台為時裝業創造公平競爭環境,一如Instagram對創意服務業所作的貢獻一樣。平台匯聚中國、東南亞及印度的工廠,足以形成整個供應鏈,包括製造、物流及金融服務,有助品牌加快生產速度及減少生產數量,同時把交貨時間最多縮短三分之二。理論上,有意從事自家品牌服裝業務的公司都可使用平台,作為製造及採購產品的點對點解決方案,以便集中精力處理問題,並立即糾正。」

鑒於公眾越來越關注可持續發展,Zilingo也有意推行透明度計劃,向品牌提供實時數據,以便直接監察廠房的品質控制工作。Naveed說明推出這項創新舉措的原意:「目前,許多品牌感到無能為力。不過,客戶使用我們專有的品質控制模組,生產線經理便可以使用平板電腦查看熱圖,瞭解產品出現甚麼問題,並集中精力處理,立即糾正。」

總的來說,科技發展一日千里,重塑採購及服裝業的面貌,當中轉變並非由時裝公司所帶動,反而由科技公司引領,而Zilingo只是當中一個典型事例。今年,再次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Sourcing服裝供應鏈展覽會,進一步引證這種轉變。在會上,很多公司都想找出方法,以應對近期加徵關稅措施所引起的動蕩局面,並加快產品推出市場所需的時間及提高產品可持續性,同時致力把握大數據的價值。

一般來說,所有時裝公司快將面對大變革,不僅是在採購和製造方面,核心設計方式也會受到影響,背後的催化劑是Zilingo等科技公司。這些科技公司在服裝製造方面善用人工智能,得以完全配合新興趨勢。

照片: Zilingo重塑時裝供應鏈。
Zilingo重塑時裝供應鏈。
照片: Zilingo重塑時裝供應鏈。
Zilingo重塑時裝供應鏈。
照片: Finery:提供數碼衣櫃及時尚造型服務。
Finery:提供數碼衣櫃及時尚造型服務。
照片: Finery:提供數碼衣櫃及時尚造型服務。
Finery:提供數碼衣櫃及時尚造型服務。

舉例來說,紐約The Ohzone公司的業務長足發展,確實有賴電子商貿平台興起,以及科技公司爭相向服裝業提供更有效率的在線視覺搜索技術。The Ohzone基本上是一家時裝科技公司,專門製作可以放大縮小的3D精準服裝模型,以便在Shopify的電子商貿平台推銷有關服務,也可以試穿及修改服裝設計,毋須浪費樣品。總營銷主任Alison Lewis評論該公司虛擬技術的精妙之處:「我們使用演算方法,以數碼方式呈現質料的真實美感。我們一絲不苟,專注於每一條皺褶,盡量令它們看起來如實物一般。」

上述產品完全配合虛擬衣櫃的趨勢,而三藩市的Stitch Fix早已積極把握箇中商機。該公司專門提供時裝訂戶及個人造型服務,最近收購了時裝科技工具Finery,讓顧客掃描網上購物收據,並建立虛擬衣櫃,然後提供造型意見,協助顧客把新購衣物與原有服飾互相配襯。

The Ohzone也有意進一步推動數碼服裝業務。民眾上網時間越來越長,很多都不介意大灑金錢購買衣服,目的只是為了在Instagram上亮相,因此數碼衣服市場正在快速增長。Lewis展望這個市場領域的發展前景:「我們認為人們將會擁有數碼衣櫃。同樣地,如果你創作了一件產品,應能以數碼形式出售,換言之,你毋須製造實物。」

這種意念迅即廣獲接納,不少設計師早已著手製作只有虛擬版本的極度逼真服裝系列,而顧客都願意大灑金錢購買這些虛擬衣服。北歐零售商Carlings便是明顯例證,最近推出的系列「已經售罄」。該公司的數碼裁縫會對顧客的照片進行修改處理,令照片中的顧客看似穿上了該公司的限量版華麗服裝,而這些虛擬服裝在現實世界的售價為每件30美元。

莫斯科的時裝達人Daria Simonova很高興在Instagram上為5.6萬名追隨者示範Carlings的3D系列,她穿上羽絨外套配襯印有閃電圖案牛仔褲的照片,合計獲得4,700多個讚好。她談及這種體驗:「我真的很喜歡這個意念,首要原因是環保,其次是在社交媒體上,服裝更像是一種藝術形式。」

手機遊戲早已證明,消費者願意花錢購買虛擬產品,而時裝遊戲很快便掌握箇中奧妙。舉例來說,三藩市Glu Mobile的Covet Fashion是一款時裝遊戲,玩家可以利用數碼服裝配飾為模特兒設計造型,去年營業額達5,340萬美元。更令人驚歎的是,該公司的Kim Kardashian: Hollywood遊戲自2014年推出以來,營業額已超過2.4億美元。這款遊戲讓玩家化身為一名虛擬名人,並可隨意穿著設計師名牌服飾,悉心打扮。另一方面,阿姆斯特丹時裝品牌The Fabricant創作的首件數碼高級時裝於5月進行拍賣,成交價達9,500美元。

數碼設計師服裝將會成為下一個快速時尚嗎?雖然只有時間才可說明一切,但可以肯定的是,Sourcing服裝供應鏈展覽會的焦點必定會轉變,而且轉變得很快。此外,服裝業可能很快便會聘用更多資訊科技工程師,這點似乎也毋庸爭議。

照片: Sourcing 2019:遙距監察整個生產過程。
Sourcing 2019:遙距監察整個生產過程。
照片: Sourcing 2019:遙距監察整個生產過程。
Sourcing 2019:遙距監察整個生產過程。

Sourcing服裝供應鏈展覽會2019是美國拉斯維加斯國際服裝展(One Magic)多項展覽之一,已於8月11至14日在拉斯維加斯的曼德勒海灣會議中心(Mandalay Bay Convention Center)舉行。

特約記者 Anna Huddleston 拉斯維加斯報道

資料提供 圖片: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
評論 (0)
顯示香港本地時間(格林尼治標準時間+8小時)

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。請尊重其他讀者,避免離題。
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

*發表評論(最多2,500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