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於我们 | 新闻中心 | 联络我们 |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() | 我的HKTDC |
English 繁體
Save As PDF 列印本页
QQ空间

虚拟生产链及数字服装成为新兴潮流

据Sourcing服装供应链展览会的参展商表示,数字化将颠覆时装界,例如移动应用程式势将令生产链有所升级,而许多高级时装的生产工序将全面虚拟化,并成为新常态。

照片: 网上造型游戏Covet Fashion去年的营业额超过5,300万美元。
网上造型游戏Covet Fashion去年的营业额超过5,300万美元。
照片: 网上造型游戏Covet Fashion去年的营业额超过5,300万美元。
网上造型游戏Covet Fashion去年的营业额超过5,300万美元。

在这项服装供应链展览会上,Zilingo公司的展摊布置平平无奇,若只凭这点判断,很难想像该公司将会成为一家独角兽企业,即市值逾10亿美元的私营初创企业。Zilingo是新加坡一个电子商务平台,即使业内其他众多企业相继倒闭,却能走上高峰,跻身独角兽行列,个中原因应由该公司策略主管Billy Naveed解释。

他概述Zilingo的使命:「基本上,我们正把时装供应链数字化。之前我们对时装业审视了一番,明白到业界完全是各自为政。因此,我们与全球约4,000家采购伙伴合作,把他们的人力资源系统、物流应用程式编程介面及厂房内整个运作系统统一起来,成为一个应用程式。

「从多方面来说,这个平台为时装业创造公平竞争环境,一如Instagram对创意服务业所作的贡献一样。平台汇聚中国、东南亚及印度的工厂,足以形成整个供应链,包括制造、物流及金融服务,有助品牌加快生产速度及减少生产数量,同时把交货时间最多缩短三分之二。理论上,有意从事自家品牌服装业务的公司都可使用平台,作为制造及采购产品的点对点解决方案,以便集中精力处理问题,并立即纠正。」

鉴于公众越来越关注可持续发展,Zilingo也有意推行透明度计划,向品牌提供实时数据,以便直接监察厂房的品质控制工作。Naveed说明推出这项创新举措的原意:「目前,许多品牌感到无能为力。不过,客户使用我们专有的品质控制模组,生产线经理便可以使用平板电脑查看热图,了解产品出现什么问题,并集中精力处理,立即纠正。」

总的来说,科技发展一日千里,重塑采购及服装业的面貌,当中转变并非由时装公司所带动,反而由科技公司引领,而Zilingo只是当中一个典型事例。今年,再次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Sourcing服装供应链展览会,进一步引证这种转变。在会上,很多公司都想找出方法,以应对近期加征关税措施所引起的动荡局面,并加快产品推出市场所需的时间及提高产品可持续性,同时致力把握大数据的价值。

一般来说,所有时装公司快将面对大变革,不仅是在采购和制造方面,核心设计方式也会受到影响,背后的催化剂是Zilingo等科技公司。这些科技公司在服装制造方面利用人工智能,得以完全配合新兴趋势。

照片: Zilingo重塑时装供应链。
Zilingo重塑时装供应链。
照片: Zilingo重塑时装供应链。
Zilingo重塑时装供应链。
照片: Finery:提供数字衣柜及时尚造型服务。
Finery:提供数字衣柜及时尚造型服务。
照片: Finery:提供数字衣柜及时尚造型服务。
Finery:提供数字衣柜及时尚造型服务。

举例来说,纽约The Ohzone公司的业务长足发展,确实有赖电子商务平台兴起,以及科技公司争相向服装业提供更有效率的在线视觉搜索技术。The Ohzone基本上是一家时装科技公司,专门制作可以放大缩小的3D精准服装模型,以便在Shopify的电子商务平台推销有关服务,也可以试穿及修改服装设计,毋须浪费样品。总营销主任Alison Lewis评论该公司虚拟技术的精妙之处:「我们使用演算方法,以数字方式呈现质料的真实美感。我们一丝不苟,专注于每一条皱褶,尽量令它们看起来如实物一般。」

上述产品完全配合虚拟衣柜的趋势,而三藩市的Stitch Fix早已积极把握个中商机。该公司专门提供时装订户及个人造型服务,最近收购了时装科技工具Finery,让顾客扫描网上购物收据,并建立虚拟衣柜,然后提供造型意见,协助顾客把新购衣物与原有服饰互相配衬。

The Ohzone也有意进一步推动数字服装业务。民众上网时间越来越长,很多都不介意大洒金钱购买衣服,目的只是为了在Instagram上亮相,因此数字衣服市场正在快速增长。Lewis展望这个市场领域的发展前景:「我们认为人们将会拥有数字衣柜。同样地,如果你创作了一件产品,应能以数字形式出售,换言之,你毋须制造实物。」

这种意念迅即广获接纳,不少设计师早已着手制作只有虚拟版本的极度逼真服装系列,而顾客都愿意大洒金钱购买这些虚拟衣服。北欧零售商Carlings便是明显例证,最近推出的系列「已经售罄」。该公司的数字裁缝会对顾客的照片进行修改处理,令照片中的顾客看似穿上了该公司的限量版华丽服装,而这些虚拟服装在现实世界的售价为每件30美元。

莫斯科的时装达人Daria Simonova很高兴在Instagram上为5.6万名追随者示范Carlings的3D系列,她穿上羽绒外套配衬印有闪电图案牛仔裤的照片,合计获得4,700多个赞好。她谈及这种体验:「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意念,首要原因是环保,其次是在社交媒体上,服装更像是一种艺术形式。」

手机游戏早已证明,消费者愿意花钱购买虚拟产品,而时装游戏很快便掌握个中奥妙。举例来说,三藩市Glu Mobile的Covet Fashion是一款时装游戏,玩家可以利用数字服装配饰为模特儿设计造型,去年营业额达5,340万美元。更令人惊叹的是,该公司的Kim Kardashian: Hollywood游戏自2014年推出以来,营业额已超过2.4亿美元。这款游戏让玩家化身为一名虚拟名人,并可随意穿着设计师名牌服饰,悉心打扮。另一方面,阿姆斯特丹时装品牌The Fabricant创作的首件数字高级时装于5月进行拍卖,成交价达9,500美元。

数字设计师服装将会成为下一个快速时尚吗?虽然只有时间才可说明一切,但可以肯定的是,Sourcing服装供应链展览会的焦点必定会转变,而且转变得很快。此外,服装业可能很快便会聘用更多信息科技工程师,这点似乎也毋庸争议。

照片: Sourcing 2019:遥距监察整个生产过程。
Sourcing 2019:遥距监察整个生产过程。
照片: Sourcing 2019:遥距监察整个生产过程。
Sourcing 2019:遥距监察整个生产过程。

Sourcing服装供应链展览会2019是美国拉斯维加斯国际服装展(One Magic)多项展览之一,已于8月11至14日在拉斯维加斯的曼德勒海湾会议中心(Mandalay Bay Convention Center)举行。

特约记者 Anna Huddleston 拉斯维加斯报道

资料提供 图片: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
评论 (0)
显示香港本地时间(格林尼治标准时间+8小时)

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。请尊重其它读者,避免离题。
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

*发表评论(最多2,500字)